“职业病稿件征集”

欢迎广大网友就职业病相关问题踊跃来稿,我们将根据稿件酌情给予酬劳!详情>

投递:zybwkefu@foxmail.com

所在位置:首页>新闻>视点·热议

新闻

文章详情

“职业病人”是怎样炼成的?34岁小伙倾诉三年维权经历

来源:职业病网2019-11-21 11:46:05

浏览:(4306)  点赞:(16)  评论:(0

  • 摘要
  • 一纸职业病鉴定书,关乎病人后半生的生存健康,也是对病人的前半生的一次宣判。作为一名土建(监理)工程师、一名疑似职业病病人、一名听力残疾人,我亲身经历了与职业病鉴定相关的前前后后,见识到了种种尖锐而又深刻的问题。

      编者按


      阿扬,生于85年,某大型公司土建(监理)工程师。自2017年踏上职业病维权之路以来,一步步摸索学习,搜集各种文献资料、法律法规,向有关专业人士咨询,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寻求帮助。他的学习能力、坚持与执着,让笔者很是敬佩。我不知道这样的维权值不值得,因为成本很高,可能“得不偿失”;但是法律的完善、职业病人的权益保障需要这样的“勇士”来开路。本文是他亲手执笔,篇幅较长,笔者多番考虑,并未大量删减,只是略作修改,让诸位可以较为真切地体会一个正当壮年的小伙子遭遇此变的心路历程。



      一纸职业病鉴定书,关乎病人后半生的生存健康,也是对病人的前半生的一次宣判。作为一名土建(监理)工程师、一名疑似职业病病人、一名听力残疾人,我亲身经历了与职业病鉴定相关的前前后后,见识到了种种尖锐而又深刻的问题。


      历经3年,在最终的省级鉴定结论出炉之前,命运即将迎来另一次转折之际,心情无比忐忑,可以说是寝不安席,食不甘味。唯用手中“纸笔”,记录点滴,方安吾心。


      一、初到海南


      能够参与一项令人瞩目的工程建设,是很多工程人的追求,我自不例外。虽然工程远在海南,但还是选择了响应集团主席的号召,积极投身“全球人最向往的顶级文化旅游胜地”的建设,从河北省调至海南省。


    海南项目工作单位.jpg


      2016年1月,到了海南工程所在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受到了这里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比如旁站监理地质勘察、锤击预制管桩、软基处理等等,但也仅限于工程方面。对于工作环境,最大的感觉除了热还是热,毕竟是露天作业,又是在热带,也算正常。而对于工作环境对身体健康带来的危险,却难以预料,这也带来了后续一系列问题。


      二、罹患突发性耳聋,治疗无效


      2016年11月中旬,因患突发性耳聋,二次住院治疗,久治不愈,影响正常沟通交流,不能返回原来工作岗位。到2017年4月,这5个月因为病假、事假原因,工资也从过万降到两千元左右(补充:病假工资按海南儋州最低工资80%的标准发放),再加上自费治疗,经济压力倍增。


      对听力损失的问题,也是这时才开始认真关注起来。住院期间,我对病因大为困惑,多次询问,主治医师的答复是:有很多原因,但肯定不是噪声。还安慰我说,不要纠结病因,好好配合治疗。甚至一度请来心理科医生会诊。我深以为然,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也慨叹,真倒霉,怎么摊上这么个病?当时只是心想配合治疗,早日回到工作岗位,远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2016年12月下旬-2017年1月中旬,为了能早日回到岗位正常工作,也是为了解开心中疑惑,在配好一个助听器后,就请了长假到北京求医。在协和医院和同仁医院多次就诊后,仍找不到病因,治疗也不见好转。


      2017年2月春节回家,特别担心家人难以接受我从正常人变成了“听力残疾人”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我选择了逃避。大年初三,就到盛京医院(辽宁沈阳)继续住院治疗,这也是之前海南主治医师的推荐,但依然没有效果。


      出院后,又回到海南单位工作。由于无法与人正常交流,只能请假等待另一个助听器,等待奇迹的降临。


      我也无数次懊悔:为什么偏偏是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个病?原本月薪过万,但是患病后,收入锐减,病假工资可以忽略不计,事假更是没有工资。医疗费、交通费、食宿费等全部自理,支出大幅增加,逐渐开始感觉到生活的压力。


      三、“一语点醒梦中人”


      2017年3月下旬的一天,一位原来大北京公司(集团旗下的一个分公司简称)的同事离职,请客聚餐,我也参加了。在餐桌上,有一位不相识的同事得知了我的情况,对我说:“你就找公司,就说旁站时打桩机的噪声造成的耳聋”。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海南主治医师说的可能不对。


      大约一个星期后,很偶然的机会,在其他单位的告示栏里发现了“震动聋”这个词,进一步查阅网络资料,基本确信我的听力损伤,应该是工作中接触柴油锤打桩机噪声(与枪炮声类似)所致爆震聋,属于法定职业病范畴,可以申请工伤。




      四、开始维权之路


      工伤维权离不开法律。在初步了解《职业病防治法》的部分规定后,我发现在公司眼里,这不是一部法律,而是一个P,什么都不做,就能轻松把它架空。公司不认为工作场所有职业病危害,不安排救治,不承担费用,不申请职业病诊断……不履行数十项职业病防治义务中的哪怕一项。只问何时回来工作、补交病假证明、补缴社保费,扣除请假治疗期间工资,各种明示暗示主动辞职……劳动者是牲口?是机器?还是块抹布?是可忍,孰不可忍!


      认定工伤,首先需要确诊职业病。我国的职业病诊断(鉴定),是由法定医疗卫生机构承担,并非任一医疗卫生机构可以承担。职业病诊断(鉴定)实行“一次诊断二次鉴定”制度,与劳动争议案件的“一裁二审”制度类似。


      职业病诊断的实质是归因诊断,要求职业病诊断医师运用职业卫生与临床医学等学科知识,综合判定劳动者疾病或健康损害与工作场所职业病危害因素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在诊断资料不全情况下,为保障劳动者健康权益,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即在没有证据否定职业病危害因素与病人临床表现之间的必然联系时,应当将其诊断为职业病,其结果追求的是法律事实。


      (一)职业病诊断


      2017年4月初,我开始着手准备,向海南省疾病预防保健中心申请职业病诊断。对方以无《工作场所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结果》为由,拒绝了职业病诊断申请。我继而转向位于公司注册地(广州)的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申请诊断。


    疑似职业病结论(1).jpg


      从此,开始了长达近3年的维权之路,辗转全国各地。从一名土建(监理)工程师,逐渐转变为“法律及相关专业”工作者,工作性质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工程行业比较重视工作经验的,而我今后不能以此为生,9年的工作经验全部付诸东流,职业生涯就此断送,着实心痛。


      2017年7月,诊断结果出来:“不能诊断为职业性噪声聋”、“不能诊断为职业性爆震聋”。我深感不解:明明就是柴油锤打桩机爆震(噪声)致聋,为什么不能诊断?


      2017年8月,我心里虽然非常不满,但仍按法律规定,对诊断结论异议申请首次(广州市级)鉴定。我相信鉴定能够依法、客观、公正地进行,同时我也是费尽周折,搜集各种资料,包括职业病危害因素、职业卫生学、临床医学、法律等方面,也咨询过许多医生、检测机构专家、律师......这么明显的因果关系,鉴定专家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


      诊断期间,我的工资标准被降至9100元,加上忙于职业病诊断维权而缺勤,工资又被公司扣除部分,生活压力进一步加重,开始借债。后在2018年4月,工资再次被降低到5000元,公司可以说是变本加厉,谈人性,太奢侈。我的借债量也开始大幅增加,彻底坠入了“高利贷”的深渊。


      (二)首次职业病鉴定后的“意外”


      心理学上有个墨菲定律,在我的身上应验了,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市级首次职业病鉴定书.jpg


      2017年12月下旬,首次鉴定维持了诊断结论。基于自己掌握的资料和实际情况:如果依法申请再鉴定(广东省级),那么99%会维持首次鉴定结论,而这样的后果是我无法承受的,也不应该由我承受,绝望、恐惧占据了我的内心,想到了张海超、聂树斌、呼格吉勒图......没有确诊的结论,便没有工伤保障的资格,听力严重受损,无法正常沟通交流,再想找工作已然不可能。换句话说,如果按照常规做法,等待我的只有“死路一条”。


      32岁,正是事业上升的黄金时期,但我却第一次感觉到生存的威胁。想要活着,就得寻求出路;就要先找到问题的关键之处。我也开始全面审视职业病鉴定:


      1、申请省级鉴定——找广东省职业病鉴定办公室;


      2、须确认职业病危害接触史——找海南安监部门;


      3、鉴定专家作出结论的依据不明确——找广州卫生监管部门;


      4、鉴定专家未提请安监部门判定,就直接否定我的职业病危害接触史,应属违法行为——找广州卫生监管部门;


      5、职业病诊断标准与《职业病防治法》冲突——找国家卫计委(现在是卫健委)


      6、医疗费和被克扣的工资——找公司。


      (三)为保障——再次鉴定之路


      法律赋予劳动者的救济途径,必须要走。


      2017年12月,申请省级鉴定;

      2018年01月,补充鉴定材料;

      2018年04月,申请延期抽取专家;

      2018年12月,抽取省级鉴定专家;

      2019年01月,省级鉴定中止。


      (四)为公正——信访之路


      关于鉴定,乃至整个职业病保障制度,一个问题引出另一个问题,问题套着问题。我接触的职业病危害因素,有相应的健康损害,没有100%按职业病诊断标准得病,就不是职业病?


      2018年1月,海南儋州安监局回复(接害史认定);

      2018年3月,广州卫计委回复(首次鉴定依据7个不明确之处等问题);

      2018年6月,国家卫健委回复(诊断标准的争议条款);

      2018年8月,国家卫健委两次回复(《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修改建议;制定噪声聋诊断标准时所用的病例资料);

      2018年8月,广州卫计委再次回复(鉴定专家不违法。当然不服,经复议后提起行政诉讼);

      2019年3月,国家卫健委回复(“职业病鉴定难,难在哪?”)

      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回复(职业病防治体系建议)


      (五)为生存——诉讼之路


      工资被克扣,又负债累累,生存压力巨大。县官不如现管,虽然法律有规定保障疑似职业病病人待遇,但有些法官却未必支持。


      1、克扣工资案件(广州)


      2018年3月-2019年8月,1号案,约13万,一裁二审,驳回请求;


      2019年5月-2019年11月,2号案,约12万,仲裁驳回请求,一审已开庭。


      申诉理由:(1)公司未如实告知职业(病)危害及其后果,构成欺诈,劳动合同应属无效。(2)疑似职业病病人的工资不应被克扣,更不能因诊断和首次鉴定结论,而否定我仍处于疑似职业病状态。


      2、医疗费纠纷案件(海南儋州)


      2018年6月-2019年9月,民事案件,一审驳回请求,二审中止;


      2019年5月-2019年11月,行政案件,一审驳回请求,二审受理。


      申诉理由:医保可以先行支付。公司未依法在广州缴纳社保,而是通过第三人在海南代缴,海南社保部门违法登记、征收我的社保费,因二地政策差异(广州缴费满1个月,可享受医保待遇,而海南要求缴费满1年),我无法享受医保待遇,但这并不是我的过错,责任不应由我承担。


      3、不服卫生部门信访答复行政案件(广州)


      2019年1月-2019年11月,一审支持,二审已开庭


      理由:劳动者对用人单位提供的职业病诊断鉴定相关资料有异议时,职业病诊断鉴定机构无权自行判定,而必须提请监管部门调查判定。


      五、真相浮出水面


      2019年11月12日,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天,广州行政诉讼案件和克扣工资2号案件,两案于同一天先后开庭审理。从患病算起,三年的时间过去了,所有的真相都会陆续浮出水面。尤其是引发职业病的相关因素。


    职业病维权律师之感.jpg

    阿杨代理律师在当天开完庭后的感想 


      职业病的发生,与劳动者接触职业病危害因素强度(浓度)、时间以及用人单位采取的防护管理措施有密切关系,即使专家不确诊职业病,职业病病人依旧在那儿(只不过是报告的数量减少而已),《职业病防治法》落实情况依旧不乐观,用人单位依旧在“乐于”违法,劳动者依旧受到“隐形”伤害。比如噪声聋:它不会造成疼痛和伤疤,不易觉察,容易混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确诊,是全球最普遍的永久性工伤,无法治愈。


    职业健康专题片《“白伤”之痛》.jpg

    职业健康专题片《“白伤”之痛》


      职业病维权涉及30余部门单位,有的敢于担当,有的高瞻远瞩,有的安于现状,也有极个别的为虎作伥,有的……是非对错,自会有人评说,时间是很好的证人,历史也会作出她的评判。


      六、职业病维权启示


      对劳动者而言,以我为例,面临职业病危害的四大严重后果:


      (一)健康


      身体健康是最大的本钱。一旦出现不可逆的损害,那么,一切都将归零,甚至是负数。


      (二)精神


      从自食其力的工程师,变成一个给家庭和社会增加负担的残疾人,落差如此之大,打击如此之重,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可能伴随终生。


      (三)经济


      工资收入大幅减少,医疗等费用支出不断增加,入不敷出,若想继续生存,则必然负债。


      (四)维权


      在劳动关系和权利义务明确的情况下,维权尚且如此艰难。主要表现在:省级鉴定,提交的材料至少300余页。多次往来分布在海南、广州、内蒙古、北京的相关单位部门约30家,提交材料总数至少2000余页、搜集材料不计其数、交通费至少在5万元以上……历时近3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所言不差。


    阿杨的部分车票.jpg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用人单位只需要在《劳动合同》里轻轻写上几笔,就能挖上好多坑,关键时候就会像黑洞一样吞噬劳动者的权利。例如不告知职业(病)危害,劳动合同上的工资(5000元/月)与实际聘用工资、发放工资不一致,“随意”调整岗位和工资标准等。


      一旦劳动者患病(职业病、疑似职业病),在被确诊为职业病之前,很难获得相应的保障,多半按“劳动者自身原因而患病”处理。虽然劳动者难以承受这样的结果,但往往也只能徒呼奈何。


      保障自己的职业健康,防病于未然,比较实用的做法是:劳动者既然改变不了制度,那请以预防为主。尽量远离职业病危害,如果迫于经济等原因无法远离,那请有效地做好防护工作。用健康换钱,值吗?


      七、感激


      人生经历重大变故,非我所愿,而生活还要继续。在此,衷心地感激我的亲人、朋友、同学,在我生命中最难的时候,拉我一把;衷心地感激职业病法律的先行者——管铁流律师,是您照亮了包括我在内的众多“职业病人”生活的路;衷心地感激那些帮助过我的人,是你们的良知和坚守,在鼓励我前行,能遇到你们,实是我生命中的幸事;衷心地感激我的女友,不离不弃,一直支持着我。


      衷心地祝愿诸位:身体健康,好人一生平安。


    责编:李晓燕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职业病网”的所有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职业病网”。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职业病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

    上一篇:陕西省出台《实施方案》,重点职业病监测包括多种尘肺病

    下一篇:职业病诊断与鉴定常见法律纠纷问题探析

    分享到:

    评论原文:

    评论

    加载更多

    “职业病公众号”

    公众号-职业病

    “职业病手机网站”

    手机版网站

    郑重声明:本网站信息仅供健康参考,并非医疗诊断和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院和主诊医生的诊断和治疗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80100  渝ICP备17013630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11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渝)-经营性-2018-0005

    医疗器械网络交易服务第三方平台备案证:(渝)-网械平台备字-2019-第00002号

    CopyRight2007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版权所有:职业病网

    全国免费热线:400-0181619 职业病网 - 专业的职业病门户网

    有害信息举报:023-63555815 举报QQ:3484469351 我要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