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广大网友就职业病相关问题踊跃来稿,我们将根据稿件酌情给予酬劳!详情>

投递:zgzybw@foxmail.com

职业健康

大家都在搜:职业病维权研究院机构康复医院卫生学校产品设备

所在位置:首页>工伤>鉴定

工伤

文章详情

明明是职业病,工伤认定劳动鉴定却难做

来源:中国职业病网2018-6-19 13:57:23

浏览:(816)  点赞:(0)  评论:(1

  • 摘要
  • 明明是职业病,工伤认定劳动鉴定却难做

      原标题:明明是职业病,为啥工伤认定直到最高法院才确认?(明明是职业病,工伤认定劳动鉴定却难做)


      案件回顾:人社局认定为工伤,市政府行政复议撤销!


      胥某于2010年3月11日至2010年6月28日在A公司从事炭素煅烧加料工作。胥某先后经四川省广元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四川省广元市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首次鉴定、四川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再次鉴定,最终鉴定胥某患病为“煤工尘肺贰期”,工作单位为A公司。2012年12月28日,胥某向四川省广元市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13年4月10日广元市人社局认定胥某为工伤。A公司向广元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4月10日,广元市政府撤销了广元市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胥某不服,向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中院一审判决:工伤认定有理,撤销市政府行政复议决定!


      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胥某于2010年3月11日至2010年6月28日在A公司工作,工种为煅烧加料。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四项规定,职工患职业病应认定为工伤。广元市人社局认定胥某患职业病为工伤,并将A公司列为用人单位符合法律规定。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应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A公司举证期限内并未举证胥某所患职业病是在其它公司形成而不是在A公司形成的有效证据;胥某虽然在山西临汾多个煤矿从事过掘进工作,并在2012年自述“气短、胸闷3年”,但并无证据证实其在这期间确已患职业病,广元市人社局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关于用人单位举证责任的规定认定A公司为胥某职业病的用人单位并无不当。广元市政府依据相关专家的咨询意见和《尘肺病》一书介绍的医学知识排除胥某系在A公司患上职业病,且相关专家并未出庭就案件涉及的专业问题进行说明,广元市政府据此撤销广元市人社局的工伤认定,属于证据不足。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撤销广元市政府行政复议决定。A公司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二审。


    法庭交锋


      高院二审判决:3个月患上10年的职业病违反常识,撤销一审判决!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胥某自述曾在山西临汾多个煤矿从事掘进工作。广元市政府认为,胥某与该公司建立劳动关系的时间不满4个月,在此期间就患上要接尘10-12年才患的尘肺病,且从“煤工尘肺”一期发展到二期,违背医学常识和规律。因此,根据胥某职业史、职业危害接触史、临床表现,再结合医学常识与规律,广元市政府认为广元市人社局认定A公司是胥某所患职业病的用人单位,属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


      最高法院终审判决:撤销工伤认定决定有悖立法精神,应当认定为工伤!


      最高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四)项规定“职工患职业病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胥某于2010年3月11日至2010年6月28日在A公司工作,工种为煅烧加料。2012年,经四川省广元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四川省广元市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先后诊断鉴定为职业病“煤工尘肺贰期”,又经四川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再次诊断鉴定为“煤工尘肺贰期”。故胥某患职业病“煤工尘肺贰期”事实清楚,广元市人社局认定胥某为工伤,并无不当。


      《工伤保险条例》是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在本案,胥某患职业病的事实清楚,A公司虽对其为承担工伤责任的用人单位有异议,但不应影响先以上述诊断鉴定结论所列明的单位作为责任单位认定胥某为工伤。故广元市政府、二审法院撤销广元市人社局的工伤认定决定,不仅违反《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四项规定,亦有悖《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精神。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对依法取得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再进行调查核实”。《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第四款规定,“职业病鉴定实行两级鉴定制,省级职业病鉴定结论为最终鉴定”。本案四川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的诊断鉴定为最终鉴定,具有最终的法律效力。即胥某患“煤工尘肺贰期”职业病,工作单位为A公司,职业接触史中包含了在A公司从事煅烧加料的工作经历。对于该诊断鉴定所载明的上述内容,广元市人社局在进行工伤认定时可以不再进行调查核实,故认定A公司为工伤用人单位,符合上述规定。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应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在本案中,A公司在广元市人社局指定的举证期限内并未举证胥某所患职业病是在其它公司形成的有效证据,胥某虽然在山西临汾多个煤矿从事过掘进工作,并在2012年自述“气短、胸闷3年”,但并无证据证实其在此期间确已患上职业病,且A公司证明其已依法劳动者组织岗前职业健康检查,而是直接安排胥某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存在过错,也导致无法排除胥某的职业病在其公司工作期间罹患致害的可能,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故广元市人社局认定A公司为胥某职业病的用人单位,并不违反《工伤保险条例》关于用人单位举证责任的规定。


      因此,最高人民法院撤销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维持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最终确认了胥某职业病为工伤,A公司为胥某职业病的用人单位。


    (责编:欧阳凝碧)

    上一篇:怎样才能知道自己患上了职业病

    下一篇:职业病鉴定年限有规定吗?离职几年后做职业病鉴定是否还可以?

    分享到:

    延伸阅读

    评论原文:

    评论

    加载更多

    公众号-职业病

    手机版网站

    郑重声明:本网站信息仅供健康参考,并非医疗诊断和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院和主诊医生的诊断和治疗

    渝ICP备17013630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11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渝)-经营性-2018-0005

    CopyRight2007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版权所有:职业病网

    全国免费热线:400-0181619

    职业病网 - 中国最专业的职业病门户网